奇才vs热火
 您的當前位置: 首頁 >> 保險理賠 >> 保險常識 >> 文章正文
新保險法壽險部分條款解讀
閱讀選項: 自動滾屏[左鍵停止]
作者:  來源:  閱讀:
新保險法于2009年2月28日修正,本次修正是保險法第二次修正,變化非常大,10月1日起實施的新《保險法》,在現行《保險法》的基礎上新增49條規定,刪除20條,修訂123條,保持不變的僅為15個條文,涉及保險制度、保險人和投保人利益平衡、保險監管等方方面面。其生效必將引起保險業的一次新的蛻變。下面我們共同來對新法修訂的涉及人壽保險的相關條款進行解析,理解并掌握修訂的要點。
 
  新法第16條解讀
 
  第十六條 訂立保險合同,保險人就保險標的或者被保險人的有關情況提出詢問的,投保人應當如實告知。
 
  投保人故意或者因重大過失未履行前款規定的如實告知義務,足以影響保險人決定是否同意承保或者提高保險費率的,保險人有權解除合同。
 
  前款規定的合同解除權,自保險人知道有解除事由之日起,超過三十日不行使而消滅。自合同成立之日起超過二年的,保險人不得解除合同;發生保險事故的,保險人應當承擔賠償或者給付保險金的責任。
 
  投保人故意不履行如實告知義務的,保險人對于合同解除前發生的保險事故,不承擔賠償或者給付保險金的責任,并不退還保險費。
 
  投保人因重大過失未履行如實告知義務,對保險事故的發生有嚴重影響的,保險人對于合同解除前發生的保險事故,不承擔賠償或者給付保險金的責任,但應當退還保險費。
 
  保險人在合同訂立時已經知道投保人未如實告知的情況的,保險人不得解除合同;發生保險事故的,保險人應當承擔賠償或者給付保險金的責任。
 
  保險事故是指保險合同約定的保險責任范圍內的事故。
 
  解讀:
 
  此條款保險法修改后變化最大,增加條款最多的一個條款,也是對人壽公司的理賠影響最大的一個條款。其中,增加了三個小款(即保險合同解除30天的除斥期間、不可抗辯條款、棄權及禁止反言規定),修改了兩處,也將對理賠工作有重大影響。
 
  第一款明確了投保人有限告知義務:保險人詢問的,投保人才應如實告知,也即投保人如實告知義務是建立在保險人詢問的基礎上,強調了保險人先行詢問的責任。詢問可分為羅列式詢問和概述式詢問,大多數險種的詢問都采用的是羅列式詢問,羅列式詢問所詢問的內容比較清楚明確,概述式詢問所詢問的對象不明確不具體,有“無限告知”的嫌疑,違背了有限告知的基本原則,其合法性值得懷疑。同時,概述式詢問容易造成投保人“過失未如實告知”,根據本條第三款、第五款的規定,并不必然達到保險人可以拒賠的目的。故,我們建議采取羅列式告知的方式。
 
  第二款明確了未如實告知的法律后果——解除合同,保險公司解除保險合同的條件是:1投保人故意未如實告知或重大過失未如實告知;2未如實告知的內容足以影響保險人決定是否同意承保或提高保險費率。只有同時符合這兩個條件時,保險人才可以解除合同。這一款也說明,如果未告知的內容不足以影響是否承保或保險費率,即便是故意未如實告知,保險人也不能解除保險合同。同時,采取概述式詢問的風險在此條中也體現出來,由于概述式詢問詢問的內容不明確,一旦發生未如實告知,保險人很難證明未告知的事項足以影響是否承保以及保險費率。
 
  第三款是對“棄權、禁止反言原則”的規定。棄權和禁止反言在人壽保險中有特殊的時間規定,規定保險方只能在訂立合同后的一定時間內(兩年)以投保人告知不實或隱瞞為由解除合同,超過規定的期限沒有接解除合同,視為保險人已經放棄該權利,不得再以此理由解除合同。新保險法規定保險人行使解除權的時間是自知道解除事由起30日內,但至遲不超過合同成立之日起兩年。新法的這一規定,從法律上講30天的及2年的概念均是除斥期間,即不是我們平時所了解的時效的概念。除斥期間與時效最本質的區別在于:除斥期間無中止、中斷、延長的情形,而時效則有中止、中斷、延長的情形。即要求保險人必須在知道解除之事由之日起三十日內解除合同。否則,將喪失解除合同的權利。
 
  新《保險法》在保護被保險人利益的同時,也將導致保險公司在法律的框架內嚴把“進口關”,而在理賠環節更加注意被保險人利益的及時落實到位。
 
  保險法的這一規定加重了保險人承保時的審核工作,同時也提前了保險人的調查工作,以前的保險,保險人對被保險人健康狀況的調查主要集中在發生保險事故受益人或被保險人申請理賠之后開始,新法生效后,調查工作將提前到保險合同成立之日起的兩年內,超過兩年,即便是保險人發現投保人未如實告知,也不能以此而解除合同。當然,如果保險人在保險合同成立后兩年內知道解除事由的,必須在30天內行使,具體起算點可從保險人確定投保人未如實告知日(知悉之日應固定投保人未如實告知的證據,如復印病歷資料等相關證明)計算,當然具體的時間起算,根據《證據規則》規定應當由投保人舉證。
 
  另,保險人在訴訟中需證明自己行使了解除權,這是非常重要的,根據我們國家民法基本原則,自解除通知送達對方時合同解除(參見《合同法》第96條),也即保險人應當將解除合同通知送達投保人,通知書由投保人簽字后(或投保人簽收回執單,郵寄單應注明是解除合同通知)歸檔保存,以防止將來發生訴訟時因不能舉證證明通知了對方而認定合同未解除,進而承擔保險責任。本款沒有限定保險險種的范圍,也即包含財產保險、人生保險(人壽保險、長期健康保險、健康保險)。當然對于保險合同只有一年的險種如意外險、健康險等,無法適用“兩年”期限的規定,只適用“30天”期規定。對于保證續保保險,根據《健康保險管理辦法》第三條規定,保證續保的健康保險屬于長期健康保險,長期保險合同期限自動延續,故仍適用“兩年期”的規定。
 
  這里還需要說明的一個問題:如果保險人行使解除權時無法聯系上投保人時該如何處理,這個問題需要在合同訂立時做出約定,即約定:“本合同中投保人的地址為聯系地址,投保人變更地址的應書面通知保險人,如投保人未書面通知導致保險人無法通知到投保人的,法律后果由投保人承擔”(《武漢市商品房買賣合同范本》、《湖北省勞動合同范本》均有類似約定),這樣,即便是無法通知到投保人,只要有通知的證據,也可以發生合同解除的法律后果。
 
  國際上“不可抗辯條款”都會有“被保險人生存期間、罹患重大疾病、保險事故發生時間在保險合同生效達兩年后”,但新法并沒有類似規定,這樣就會產生被保險人在生效兩年內出險(身故、罹患重大疾病、事故發生時間),拖延至兩年后申請理賠的情況,從而導致保險人喪失解除權,根據新法保險人應當賠付, 故新法在不可抗辯規則上不是很完善。但對保險人來說,在保險合同成立的兩年內對被保險人的健康狀況作出調查,決定是否解除合同或續保,既可以防范前述風險,也可以降低續保的風險。
 
  另外,對于復效的保險合同,不可抗辯期間是否重新計算,對投保人和保險人都很重要,但新保險法對這一點沒有明確。但不可抗辯條款兩年期的起算時間是合同成立時,而保險而合同復效是原合同的繼續不是新成立合同(當然這一論點尚有爭議),這樣,不可抗辯期起算仍然是訂立合同的當初,而不是合同復效時。當然,既然立法沒有明確,保險人可現在合同中先行約定。如何規避保險人復效時的風險?
 
  對新法實施前生效的保險合同不可抗辨條款是否適用的的問題有待新的司法解釋進一步明確。從法溯及既往原則上講,對于新發實施前的保險合同,仍應使用舊法。法不溯及既往不”是一項基本的法治原則。法不溯及既往”原則是我國《立法法》規定的一條憲法性原則,通俗地講,就是不能用今天的規定去約束昨天的行為。法無溯及力”同樣適用于民法、刑法、行政法等方面。對于不可抗辯條款不能機械地適用法不溯及即往原則。我國《立法法》第八十四條規定:“法律、行政法規、地方性法規、自治條例和單行條例、規章不能溯及既往,但為了更好地保護公民、法人和其他組織的權利和利益而作的特別規定除外。”該條在確立“法不溯及既往”原則的同時,但書部分也強調了“法不溯及既往”并非一項絕對原則。這一條款發生爭議只有可能在2007年10月1日至2009年10月1日之前締結的保險合同。
 
  第六款是對訂立合同時棄權的規定。保險人在訂立合同時知道投保人未如實告知,主要有下列情形:1、投保人向保險代理人告知了被保險人的健康狀況,但填寫告知書時仍未按真實情況填寫,投保人也未反對而訂立合同的;2、投保人曾在保險人處投保并且保險人已經調查出被被保險人患病記錄,再次投保時,保險人仍然予以承保。對于第一種情形,需要加強對代理人的管理,對于第二種情形,需要建立投保人信息庫,再次承保時予以核對。
 
  新法第17條解讀
 
  第十七條 訂立保險合同,采用保險人提供的格式條款的,保險人向投保人提供的投保單應當附格式條款,保險人應當向投保人說明合同的內容。
 
  對保險合同中免除保險人責任的條款,保險人在訂立合同時應當在投保單、保險單或者其他保險憑證上作出足以引起投保人注意的提示,并對該條款的內容以書面或者口頭形式向投保人作出明確說明;未作提示或者明確說明的,該條款不產生效力。
 
  解讀:
 
  該條是對保險人提供保險條款義務以及對免責條款提示和說明義務的規定。
 
  規定保險人提供保險條款的義務,目的是讓投保人知悉保險合同的相關類容。新法對免責條款的生效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即做出足以引起投保人的提示并且明確說明免責條款的具體含義。加黑或加大免責條款的文字內容,并要求在免責條款當頁的下方簽字確認其已經主要到該免責條款,此方式可以證明履行到提示義務。
 
  免責條款是指免除保險人責任的條款不僅僅是保險條款中寫明“免責條款”的部分,只要是免除保險人保險責任而法律又沒有規定保險人可以免除責任的內容均屬于免責條款(例如醫療保險中賠付的范圍限于符合醫保報銷的費用),保險人均應提示并明確說明。建議將保險合同中免除保險人責任的約定(法律已經明確規定的除外)放在一起,集中提示說明。
 
  “并對該條款的內容以書面或者口頭形式向投保人作出明確說明”保險公司舉證責任加重,明確說明的標準,最高法院法研[2000]5號批復以作明確規定,是指保險人在與投保人簽訂保險合同之前簽訂保險合同之時,對于保險合同中所約定的免責條款,除了在保險單上提示投保人注意外,還應當對有關免責條款的概念、內容及其法律后果等,以書面或者口頭形式向投保人或其代理人作出解釋,以使投保人明了該條款的真實含義和法律后果。現在很多保險公司都建立了電話回訪制度,電話回訪主要是防止代理人越權代理且是在和他訂立后發生的行為,而明確說明是在合同訂立時的義務,況且電話回訪難以固定完整的證據,故不能以電話回訪作為履行明確說明的方式。建議將免責條款單設一頁并請客戶簽字認可。
 
  目前有些卡式保單業務,需要在保險卡中載明免責內容。并且在投保人注冊時,將閱讀合同免責條款作和免責條款說明內容的閱讀為必要步驟并設立確認程序(以完成免責條款的提示義務和明確說明義務),電子簽名確認程序設計應符合《中華人民共和國電子簽名法》的有關規定。
 
  新法第19條解讀
 
  第十九條 采用保險人提供的格式條款訂立的保險合同中的下列條款無效:
 
  (一)免除保險人依法應承擔的義務或者加重投保人、被保險人責任的;
 
  (二)排除投保人、被保險人或者受益人依法享有的權利的。
 
  解讀:
 
  本條是對保險條款制定原則的規定,強調保險條款中權利義務的約定應遵循公平原則,否則,即便是保險人履行了“提示和明確說明”義務,該條款仍然法定無效,新法與《合同法》保持一致(參見《合同法》第40條)。新法生效后,保險人有必要對保險條款中的權利義務進行重新審核,若有違反本條規定的條款,應進行相應的修正。
 
  新法第21條解讀
 
  第二十一條 投保人、被保險人或者受益人知道保險事故發生后,應當及時通知保險人。故意或者因重大過失未及時通知,致使保險事故的性質、原因、損失程度等難以確定的,保險人對無法確定的部分,不承擔賠償或者給付保險金的責任,但保險人通過其他途徑已經及時知道或者應當及時知道保險事故發生的除外。
 
  解讀:如果說其它條款的變化和增加是對投保人、被保險人、受益人利益的保護,則此條規定則是在公平原則下,傾向于對保險人利益的保護。
 
  本條是對投保人、被保險人、受益人在保險事故發生后的通知義務的規定。投保人、被保險人、受益人的該項義務是保證保險人能在保險事故發生后的第一時間到達保險事故發生現場,查明事故發生的原因,確定是否為保險事故,以保證公平、公正理賠。舊法只是規定“投保人、被保險人或者受益人知道保險事故發生后,應當及時通知保險人”,而沒有規定沒有及時通知的法律后果,導致保險公司在保險條款中明確“約定”:“沒有及時通知(一般還規定了明確期限)造成損失難以確定或事故的性質原因等難以確定的,保險公司不承擔給付保險金的責任”,從而減少保險公司的理賠責任。同時明確只有投保人故意或重大過失未履行通知義務,才可能不賠,如果是一般過失未通知,保險公司不得對無法確定的部分拒賠。
 
  在實務中保險事故發生后,投保人保險人的通知通過兩種途徑:一是通過設立的客服電話,如通過客服電話通知不存在爭議;二是通知代理人,通知保險代理人是否算是通知保險公司對保險人來說也很重要,根據《保險法》規定,代理人是根據保險人的授權從事代理行為,如果保險人有授權代理人則視為通知了保險公司。同時,《保險法》也規定,代理人的行為如構成表見代理,也發生代理的法律后果。但建議告知投保人發生保險事故后應直接通知保險人,以減少中轉環節,并要求代理人在接到投保人報案的通知時應要求投保人向保險人告知。對于何時是及時的問題,由于各個保險事故不同,立法無法具體規定及時是多長時間內,但一般是事故發生之后立即通知,至遲不能遲于保險公司在合理時間內到達現場無法查明是否是保險責任。
 
  同時,保險人如通過其他途徑知道或應當知道保險事故發生的,也不免賠,也就是說如果保險公司知道保險事故發生的,要主動去勘驗現場,否則無法確定責任的后果由保險人承擔。“保險人通過其他途徑知道或應當知道保險事故發生”主要是針對特定標的(如名人、特定重大事件)在發生重大事故被新聞媒體報道或者發生事故時保險人的相關人員剛好在現場,也包括被保險人的親屬等通知保險人的情形。
 
  在人壽保險中,被保險人死亡時,保險人通常都要求其家屬進行尸檢,以確定死亡原因。通知大多都是在受益人報案時保險人通過電話等通知。從證據的角度上說,以書面方式通知最保險,通過電話等口頭通知,需要錄音進行固定證據。但由于錄音證據常常不清楚或談話內容部完整等因素,不容易被法院采納。書面通知比較好(勘察筆錄中告知比較方便),通知進行尸檢時應告知未進行尸檢可能導致的法律后果。當然如果有其他證據證明死亡原因,無尸檢的必要,無須通知。同時,實踐中也有判例認為“合同未約定未尸檢導致死因無法查明,保險人不能以未尸檢為由而拒賠”,建議在合同條款中就注明被保險人死亡時應提供死因證明,即進行尸檢等,并作為免責條款予以提示說明,以提前告知“尸檢義務”及后果。
 
  新法第22條第二款解讀
 
  第二十二條(第二款) 保險人按照合同的約定,認為有關的證明和資料不完整的,應當及時一次性通知投保人、被保險人或者受益人補充提供。
 
  解讀:
 
  該款是對保險如何要求投保人、受益人、被保險人提供補充材料的規定,規定保險人在要求投保人乙方補充材料時:一、應及時通知,一旦時間長了,有些材料可能會丟失,其后果應由保險人承擔,畢竟被保險人人、受益人并不清楚那些資料是有用的,那些資料是沒有用的,同時也是保證早些確定核賠結果;二、書面方式,口頭方式對投保人一方是不利的,因為容易忘記或落下某些材料;三、一次性通知,這樣是保證效率。以上三要求增加了資料完整性審核的難度。加強理賠初審質量,嚴把初審關,保證理賠資料的完整性;提高審核質量,保證問題件處理的有效性與及時性。實務中應該嚴格理賠受理,嚴格按合同條款規定受理索賠申請,特別是有疑義的一些索賠申請。不是很復雜的案件,在簽收受理回執單時就列明還需補充的資料;對于復雜的案件,可先收復印件進行審核,審核清楚再請投保人交原件進行正式受理,受理之時一并后一并發書面通知。
 
  新法第23條解讀
 
  第二十三條 保險人收到被保險人或者受益人的賠償或者給付保險金的請求后,應當及時作出核定;情形復雜的,應當在三十日內作出核定,但合同另有約定的除外。保險人應當將核定結果通知被保險人或者受益人;對屬于保險責任的,在與被保險人或者受益人達成賠償或者給付保險金的協議后十日內,履行賠償或者給付保險金義務。保險合同對賠償或者給付保險金的期限有約定的,保險人應當按照約定履行賠償或者給付保險金義務。
 
  保險人未及時履行前款規定義務的,除支付保險金外,應當賠償被保險人或者受益人因此受到的損失。
 
  任何單位和個人不得非法干預保險人履行賠償或者給付保險金的義務,也不得限制被保險人或者受益人取得保險金的權利。
 
  解讀:
 
  該條是對核賠時間的規定,其目的是解決實踐中大量的理賠難問題。
 
  1、雖然新法明確了最長審核時間為收到被保險人或者受益人的請求后30日內,但后面還有一個但書條款(但合同有約定的除外)。這個但書條款實際上是給保險合同的履行開了口子。意即合同有約定的從約定,無約定的才適用30天的規定。如在該期限內未履行完畢核定義務,對于保險人應當支付保險金的,還應賠償為未時支付保險金而給被保險人或受益人造成的損失。
 
  2、任何單位和個人不得非法干預保險人履行賠償或者給付保險金的義務,也不得限制被保險人或者受益人取得保險金的權利。立法強調了保險理賠的獨立性。注意這里強調的是非法干預,對于非法干預保險理賠,保險人可以拒絕,但對于其他單位或機構依法干預保險理賠,保險公司應當履行。人民法院的裁定在被撤銷前是有效的,即依法干預保險人履行賠償金,如先予執行的裁定,保險人應當履行。
 
  新保險法之所以在此強調任何人和單位不得非法干預保險人履行賠償或者紀念會保險金的義務,是基于以下幾方面的考慮:一、受益人與被保險人同時死亡的,保險人應當將保險金做為被保險人的遺產支付給被保險人的遺囑繼承人或法定繼承人;二、對于責任保險的保險金,責任保險的保險標的,是被保險人在法律上應當承擔的損害賠償責任,可以是侵權責任,也可以是違約責任。在責任保險問題上,舊《保險法》規定不明確,而新《保險法》中,明確了責任保險的定義并對責任保險的賠償方式進行了規定。
 
  新《保險法》規定,責任保險的被保險人給第三者造成損害,被保險人對第三者應負的賠償責任確定的,根據被保險人的請求,保險人應當直接向該第三者賠償保險金。被保險人怠于請求的,第三者有權就其應獲賠償部分直接向保險人請求賠償保險金。這一新增條款規定了保險人直接向受害人賠付的條件及被保險人怠于請求時受害人的權益保障途徑。同時,新《保險法》還規定,被保險人未向該第三者賠償的,保險人不得向被保險人賠償保險金。該規定的立法目的在于保護第三者,避免保險公司賠付后,被保險人把賠款挪作他用而不支付給受害第三人,這無疑增加了受害方權益的保護;三、對于財產保險而言,涉及到交強險的賠付問題。
 
  新法第24條解讀
 
  第二十四條 保險人依照本法第二十三條的規定作出核定后,對不屬于保險責任的,應當自作出核定之日起三日內向被保險人或者受益人發出拒絕賠償或者拒絕給付保險金通知書,并說明理由。
 
  解讀:
 
  舊法僅規定:“保險人收到被保險人或者受益人的賠償或者給付保險金的請求后,對不屬于保險責任的,應當向被保險人或者受益人發出拒絕賠償或者拒絕給付保險金通知書”,而沒有規定保險人應在拒賠通知書上說明不賠付的理由。雖然現在很多保險公司在拒賠通知書上注明了不賠付的理由,但都是非常簡略,幾乎都是直接引用法律規定,如“沒有如實告知,解除保險合同,不予支付保險金”等簡要說明,但對案件事實沒有進行任何評述,更沒有告知沒有履行如實告知義務的具體內容,導致了投保人和保險公司的矛盾激化,使得保險人與投保人的關系更為緊張,不必要的訴訟增多,保險人也不能樹立好的形象。畢竟保險的專業性很強,僅僅籠統的直接引用法律規定,而沒有比較詳細的理由說明,是很難以讓被保險、受益人接受的。
 
  新規定強化了保險公司拒賠理由說明義務,詳細的拒賠理由書可以讓受益人明白拒賠的具體原因,減少糾紛發生。進行理由說明也可以推廣保險,淡化其專業性、神秘性。同時,通過理由的說明,也讓保險人更慎重的確定是否予以賠付。
 
  新法實施后,拒賠通知應包括兩方面內容:1拒賠的事實依據(事實來源依據和事實簡介);2拒賠的法律依據(法律依據必須與事實根據相對應)。理賠核定后,應當在三日內將載明不予賠付的具體事實理由和法律依據的通知書發出。注意這里的“三日內”是發出時間,而不是送達給受益人或被保險人的時間。
 
  新法第30條解讀
 
  第三十條 采用保險人提供的格式條款訂立的保險合同,保險人與投保人、被保險人或者受益人對合同條款有爭議的,應當按照通常理解予以解釋。對合同條款有兩種以上解釋的,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機構應當作出有利于被保險人和受益人的解釋。
 
  解讀:
 
  該條規定否定《保險法》中的“爭議解釋不利于保險公司”原則,與《合同法》對歧義條款解釋原則(第四十一條)靠攏,這也與第二十一條規定的格式條款制定時應當遵循公平原則保持一致。《保險法》的“爭議解釋不利于保險公司原則”雖然對投保人做了有力的保護,但任何語言并像水晶一樣,晶瑩而剔透,每個人的理解都會不一樣,只要是保險條款,被保險人或受益人幾乎都可以做出對自己有利的解釋,而且法官在保護投保人的利益時也把“爭議解釋不利于保險人原則”當萬能武器,屢試不爽,其后果是濫用“爭議解釋不利于保險公司原則”,過分保護了投保人的利益,并且導致保險法司法實踐的混亂,阻礙了保險業的發展,也違反公平原則。而隨著保險業的發展,人們對保險的了解更為深入,保險并不再是那么的神秘,其專業性漸漸弱化,投保人也不再是完全的外行了,新法的這一修改平衡了合同當事人之間的利益,“保護”了保險人。“按照通常理解予以解釋”也即公平合理解釋原則,保險人在制定保險條款時對特定名詞的定義以及在理賠通知說中對相關條款的解釋,應與中國保險行業標準技術委員會制定《保險術語》中的解釋一致。
 
  新法第31、39條解讀
 
  第三十一條 投保人對下列人員具有保險利益:
 
  (一)本人;
 
  (二)配偶、子女、父母;
 
  (三)前項以外與投保人有撫養、贍養或者扶養關系的家庭其他成員、近親屬;
 
  (四)與投保人有勞動關系的勞動者。
 
  第三十九條(第二款) 投保人指定受益人時須經被保險人同意。投保人為與其有勞動關系的勞動者投保人身保險,不得指定被保險人及其近親屬以外的人為受益人。
 
  解讀:
 
  相對于舊法而言,新法增加了一項,即“與投保人有勞動關系的勞動者”。這一增加使用人單位為在為員工購買人身保險,就可以直接把自己作為投保人,而無需勞動者同意或簽字,簡便了操作程序。但為了保障勞動者的利益,避免用人單位利用勞動者賺取人身保險金,新法明確規定“投保人為與其有勞動關系的勞動者投保人身保險的,不得指定被保險人及其近親屬以外的人為受益人”以保障勞動者可以獲得保險賠償金。新法生效后,類似保單的受益人就只能填寫勞動者本人或其近親屬,而不能再填寫用人單位或其他人,該規定是強制性規定。故,即便是用人單位拿著勞動者簽署的受益人為用人單位的承諾書,也不能將受益人填寫為用人單位或其他主體,避免將來保險金給錯對象。
 
  新法第32條解讀
 
  第三十二條(第一款) 投保人申報的被保險人年齡不真實,并且其真實年齡不符合合同約定的年齡限制的,保險人可以解除合同,并按照合同約定退還保險單的現金價值。保險人行使合同解除權,適用本法第十六條第三款、第六款的規定。
 
  解讀:
 
  新法的變化在于規定年齡不真實的解除權不再是舊法中的“兩年”,而是與故意或重大過失未如實告知一樣,適用棄權原則。即自保險人知道解除權事由起30日內,但至遲不能晚于合同成立之日起兩年,投保人在訂立保險合同時就知道未如實申報被保險人年齡的,不得以此解除合同。故合同成立后兩年內,保險人不僅要核實投保人是否如實告知被保險人健康狀況,還應核實被保險人的年齡,并在30日內行使解除權。
 
  新法第34條解讀
 
  第三十四條 以死亡為給付保險金條件的合同,未經被保險人同意并認可保險金額的,合同無效。
 
  解讀:
 
  與舊法相比,新法不再要求必須經被保險人書面同意。只要有證據證明被保險人同意,保險合同就有效。被保險人同意可以通過書面方式、口頭方式以及被保險人其他實際行為來證明。例如,當投保人和被保險人是用一人時,其繳納保費等行為可以證明其同意并認可保險金,即使不簽字,也不因此導致合同無效。
 
  新法第36條解讀
 
  第三十六條 合同約定分期支付保險費,投保人支付首期保險費后,除合同另有約定外,投保人自保險人催告之日起超過三十日未支付當期保險費,或者超過約定的期限六十日未支付當期保險費的,合同效力中止,或者由保險人按照合同約定的條件減少保險金額。
 
  解讀:
 
  本條是對保險而合同中止的規定,與舊法相比,新法增加了“自保險人催告之日起30日內未繳納”導致合同中止情形。雖然現階段大多數保險人在投保人未繳納保費時都會通知投保人,但仍有部分投保人收到通知后仍未繳納保費,由于“60天寬限期”的限制,即便是通知了投保人,但只要在該期間內發生保險事故保險人仍要承擔保險責任,對保險人不公平。有了新的規定,只要投保人在保險人催告后的30日仍未繳納保費,保險合同中止,間接的將寬限期縮短到30天。故投保人未按期繳納當期保費,應及時通知,并保存通知的相關證據,以縮短索賠責任期。
 
  新法第42條解讀
 
  第四十二條 被保險人死亡后,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保險金作為被保險人的遺產,由保險人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繼承法》的規定履行給付保險金的義務:
 
  (一)沒有指定受益人,或者受益人指定不明無法確定的;
 
  (二)受益人先于被保險人死亡,沒有其他受益人的;
 
  (三)受益人依法喪失受益權或者放棄受益權,沒有其他受益人的。
 
  受益人與被保險人在同一事件中死亡,且不能確定死亡先后順序的,推定受益人死亡在先。
 
  解讀:
 
  在人身保險中,被保險人與受益人基本都是近親屬或是同住的一家人,他們平常的生活比較緊密,這樣一旦發生意外事故,一起死亡的概率較大,對于被保險人和受益人在一起意外事故(或保險事故)中死亡,若受益人與被保險人先后順序無法確定時,根據《繼承法》的規定,將推定年長者先死亡。如果將此規則也適用于保險法,當被保險人年長于受益人時,受益人將獲得保險金,而受益人也死亡,該保險金將實際有受益人的繼承人繼承。這就存在道德風險,即受益人的繼承人為獲得保險金而加害被保險人和受益人,這顯然是不允許的。同時,在死亡順序無法確定的情況下,為保護被保險人的利益,尊重被保險人的意愿(自由選擇受益人)的角度出發,推定受益人先死亡是合理的,畢竟受益人的權利取決于被保險人的意志和讓渡。
 
  新法第43條等解讀
 
  第四十三條 投保人故意造成被保險人死亡、傷殘或者疾病的,保險人不承擔給付保險金的責任。投保人已交足二年以上保險費的,保險人應當按照合同約定向其他權利人退還保險單的現金價值。
 
  受益人故意造成被保險人死亡、傷殘、疾病的,或者故意殺害被保險人未遂的,該受益人喪失受益權。
 
  解讀:
 
  舊《保險法》的此項規定對實施非法行為的受益人而言是非常合理的制裁,但對于受害被保險人和其他無辜受益人而言則顯失公平。所以新《保險法》修改了這方面的規定。在受益人故意造成被保險人死亡、傷殘或者疾病時,實施非法行為的受益人喪失受益權,但保險人并不因此免除保險責任,被保險人的利益或其合法權益人的利益仍然受到保護。
 
  新法第47條等解讀
 
  第四十七條 投保人解除合同的,保險人應當自收到解除合同通知之日起三十日內,按照合同約定退還保險單的現金價值。
 
  解讀:
 
  新法的另一大變化是,保險合同解除時,如保險人要退費,則統一按保單的現金價值退還,條款較多,不再一一列出。


【作者簡介】
儲濤,男,中南財經政法大學法學學士,湖北普明律師事務所律師,中國保險法律服務網創建人。
】【關閉窗口
    站內搜索
 
    點擊排行
·土地合作開發協議書
·在新形勢下最高人民法院..
·山東省國家機關、企業、..
·新版《機動車商業保險行..
·機動車商業保險行業基本..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民..
·保險單中“特別約定條款..
·民間借貸未約定利率的,..
·全國各地省市2008年人身..
·機動車商業保險行業基本..
設為主頁  |  收藏本站 | 友情鏈接 | 管理登錄
奇才vs热火 时时彩走势图 3d max 动画 赚钱吗 查干湖冬捕鱼王 金七乐规则 重庆时时高手技巧分享 时时彩微信群 湖南麻将游戏大全 六肖稳包中 青海快三开奖结果走势 贵州麻将上下分 甘肃十一选五开奖号 AG开心农场app 快乐时时彩 大乐透计划 版纳开民宿赚钱吗 竞彩篮球大小分 时时彩走势图 3d max 动画 赚钱吗 查干湖冬捕鱼王 金七乐规则 重庆时时高手技巧分享 时时彩微信群 湖南麻将游戏大全 六肖稳包中 青海快三开奖结果走势 贵州麻将上下分 甘肃十一选五开奖号 AG开心农场app 快乐时时彩 大乐透计划 版纳开民宿赚钱吗 竞彩篮球大小分